铁改余宗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84|回复: 0

中国社科院:汉族始于元朝,普通话也是被蒙古人改造过的汉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6 00: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社科院:汉族始于元朝,普通话也是被蒙古人改造过的汉语
  中国社科院在关于本国历史的对外英文研究报告中称:现在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是由元朝蒙古人强行推广到全国的,汉语中被大量地加入了蒙古语词汇,汉语结构也被改造,包括“把字句”和“被字句”都是汉语被蒙古语同化后的特征。清朝继承元朝后,也使用武力继续加强普通话的普及。并且现在意义上的汉族也始于元朝,汉朝时期的“汉”是国号而不是族名,直到元朝蒙古统治者将国民分为四等,将汉人与一部分生在汉地的契丹人、女真人规划在一起,统称为“汉人”,汉民族从此诞生,蒙古人从中亚带到东亚的回回后来也融入了汉人范围。到了清朝,又把汉人的范围扩充,把原本元朝时期的南人也并入汉人范围,形成了今天的汉族。
  而中国社科院的这些资料,是只对国外公开的,对国内则封闭。
  “今天特别有意思的是,云南、贵州、四川人的语言跟淮河以北的语言与北京话同属北方语族,因为蒙古人率先把这些地方征服了。汉语包括粤语、闽语、客家、吴语等七个语族,蒙古人先征服的地方说的就是北方话。而北方语族和南方语族差距很大,就如同外语。
  中国现在所谓的官方语言是被胡人奴化后的语言。历史上,中国北方长期受阿尔泰民族统治,所以北方话也就难免被阿尔泰化,从而丢失了大部分汉语方言所具备的特 征,还带进来某些外族口音。比如大部分汉语分尖团音,普通话就不分;大部分汉语方言区分入声和非入声,普通话就不分;普通话的声调有四声:阴平、阳平、阴 上、阴去,而汉语的声调分为八声: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普通话的轻声,实际就是声调丢失,这种现象是母语无声调的蒙古人留下 的特征;普通话中的儿化音非常多,也是其他方言所没有的。现在普通话与汉语相去甚远实际早就是汉语语言学的共识。这个不是新闻,常识而已。比如,现在普通 话只有平上去三声四韵,实际上汉语为平上去入四声八韵。还有,汉语无卷舌音,但有大量闭音节字,而普通话则有大量卷舌音,而少闭音节字。
  金立国之时,西辽耶律大石立国于新疆中亚,对契丹汉人称皇帝(西迁之部属),对回鹘则称汗,其世袭汗号汉译‘菊儿汗’或‘古儿汗’,我们可以认为在南宋前 期,‘菊’于‘古’读音在至少皇室官僚的汉语中读音相似。而懂得广东话的朋友应该也知道这两个现代普通话发音已经非常差别的汉字,在广东话里的发音仍然十 分接近。同样的例子是,英语中的‘turkish’汉字中的‘突厥’‘土耳其’三者的发音在广东话中发音仍然非常相近。
  蒙古帝国征服了金国,再次为华北汉语(杀了90%华北人口,剩下的应该听话了)带来了新的语言和文化入侵。此时华北的新统治者是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支。元朝 的上层汉族官僚不习蒙古语者是不可能站稳脚跟的。而在征服南宋的过程中,江南汉民进一步移居岭南,成了‘客家人’,而他们那已经吴越化的(或者本身就是吴 越语的)语言,经过当地汉人的影响,就成了岭南一带的‘客家话’。最终大元帝国不考虑你说什么方言,只要不动摇大元帝国的统治就行。这个时候,经过阿尔泰蒙古语支入侵和影响的华北,首先在元朝大都形成了元大都话(当时称为‘天下通语’),这就是普通话的始祖。”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如中国官方在对国内的宣传中就用“5000年文明”来愚弄大家,但是在国际上,还是老老实实地承认中国历史是3500年(从商代开始),如外研社出版的英文版《中国通史》,就将夏王朝与黄帝的传说等乖乖地归入“神话传说时代”目录下。我真是替我们中国人感到悲哀啊,原来我们本国人在官方眼中是比外国人要低贱一等的,连了解本国的历史,都没有与外国人同等的知情权。
另一个在国外是历史常识,却在中国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俄罗斯第三蒙古帝国的属性
《俄罗斯与蒙古·中世纪蒙古帝国对俄罗斯的冲击》
  Charles J. Halperin 著
  中村正己 译
  过去的俄罗斯史学界通常把蒙古人统治的两个多世纪称为“鞑靼枷锁”,但对这一时期的看法却不尽相同。其中有些人对蒙古的统治持全盘否定态度,他们认为 “蒙古的统治是俄罗斯历史上最具悲剧性的一页,使俄罗斯脱离了欧洲大家庭”。但是也有许多人看法不同,如18—19世纪的历史学家卡拉姆津,就主张“莫斯科的强大应该归功于蒙古”。在当代学者中,以古米廖夫为代表,认为所谓的“鞑靼枷锁”并不存在。相反,“俄罗斯与蒙古的结合,使俄罗斯在与西方的争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蒙古人来到俄罗斯前,俄罗斯的中心在基辅(今乌克兰首都),蒙古人来到俄罗斯后摧毁了基辅,并一手扶植起莫斯科,把莫斯科打造成俄罗斯的政治、军事和经济的中心,而现在的俄罗斯,正是莫斯科的延伸。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俄罗斯的形成有明显的当年蒙古的因素。1920年代,俄罗斯的欧亚主义就说:“俄罗斯与西方不相干,与斯拉夫 (Slavdom)也无关。”克柳切夫斯基和他的学生认为俄罗斯的统一,蒙古至少有一半功劳。另一位欧亚主义哲学家特鲁别茨科伊在他的经典着作《论俄罗斯文化中的图兰成份》指出“莫斯科要感谢蒙古统治,俄罗斯政府制度也是蒙古式的。从本质上说,俄罗斯是一个东正教蒙古国家。俄罗斯人的日常生活深受蒙古影响, 有大量蒙古语借字、邮政、税收、服饰也受蒙古影响,军法制度也是从蒙古学的。”
  蒙古的喀山汗国、阿斯特拉汗国、西伯利亚汗国、克里米亚汗国、诺盖汗国、蓝帐汗国、白帐汗国的蒙古贵族们后来供职于俄罗斯公国,成为很多大公、王公贵族的姓氏起源。俄罗斯曾有蒙古血缘的大公92个,50个王,13个公侯、300多个贵族姓氏。俄罗斯政治上的中央集权、经济上的农奴制度、军事上的扩张好战、宗教上 的服从世俗等等,都是传承自蒙古的道统。这些东西至今仍在俄罗斯发生作用。

  著名美籍日裔政治、历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俄罗斯的政府结构建立在传统的蒙古式掠夺性方法之上。俄罗斯从未民主过。斯大林所采用的统治原则跟蒙古人一样。而普京就是一个21世纪的蒙古人,而非其他。现在,因为俄罗斯还是一个富裕的国家,领头的蒙古人意识到为了获得正统性和国民的爱戴,他必须分配出一部分财富。这就是现在低税负和低负债的原因。由于上述原因,现在的俄罗斯抗议活动,我们必须赞赏和鼓励的这些活动,却也无法打败这个蒙古体系。”

  蒙古是史上第一个把间谍提升到国家利益高度的民族。每逢战前,他们都会派出间谍,尽量收集有关敌人的道路、河流、防御工事、政治和经济状况等方面的情报。他们还派间谍散布关于蒙古势力强大、任何抵抗都无济于事的流言,使敌人士气低落。13世纪的蒙古人之所以会战无不胜,间谍在其中立下了不少功劳。在蒙古统治期间。俄罗斯全盘传承了蒙古间谍制度,把间谍作为服务君主的工具。伊凡四世在位后期,曾一度实行间谍恐怖统治,他组成了一支人数为1000人的 “特辖军(Опричник)”,来彼得一世设立了“秘密办公厅”,负责抓捕和审查政治犯,从而开始了秘密侦探和间谍制度。“秘密办公厅”与之前的蒙古间谍和之后苏联时期的“克格勃”是一脉相承的。蒙古帝国派往各地的达鲁花赤(镇守官)即是后来苏联党委书记的前身。

  蒙古人实行政教合一,在俄罗斯大规模兴建东正教堂,巧妙地通过教会对俄罗斯各地发号施令,东正教会也负责为金帐大汗祈福而获得免税权。蒙古人到来俄罗斯之前,俄罗斯东正教堂不到100座,在蒙古人统治期间增加至300余座。在蒙古势力往俄罗斯西北延伸时,莫斯科和东正教会是两大助力。1327年,伊凡一世的对手亚历山大因背叛蒙古人而被追捕,逃至普斯柯夫,普斯柯夫民众为了保护亚历山大而战,可是就在战争一触即发时,东正教会竟然宣称支持异教徒的蒙古人,并将亚历山大和普斯柯夫民众逐出了教会。
    著名军事历史家休·科尔:“1914年喀尔巴阡山战役中,俄国所采取的战术便是以当年蒙古军战术为范本的。时至今日,我们仍能感到,当年蒙古人对我们今天的军事还有着深远影响,利德尔·哈特曾以蒙古军队为例,说服人们将骑兵作战方法运用于坦克。苏联红军秉承蒙古人的战术之精髓,以高速机动为主要战法,以大面积平原为主要战场。蒙古骑士日行80公里,在驿站制度下则可日行500公里。蒙古人作战时的推进速度同样快得惊人,攻占北俄罗斯用了2个月零5天,平均每天推行85至90公里;攻占南俄罗斯用了2个月零10天,平均每天55到60公里;攻占匈牙利和波兰用时三个月,每天58到62公里。相比之下,二战时期行军速度最快的苏联红军在基本没有阻力的情况下,从波兰的维瓦斯河直扑德国的奥得河,20天里只推进了500公里,平均每天只有25到30公里,而此战役被视为现代战争中推进速度最快的战役。”

  拔都汗,蒙古金帐汗国创始者,俄罗斯人称他为“沙皇”,蒙古人因他对部下宽大,称他“萨因汗”。1237-1251年拔都率军西征大破日耳曼、波兰、波西米亚以及匈牙利60万联军,席卷东欧与中欧。1242年拔都建都于伏尔加河下游的钦察草原的萨莱,将整个俄罗斯纳入蒙古辖地。
  窝阔台死后,由窝阔台的一位皇后脱列哥那摄政,并召开了选举下一任汗的大聚会。在有成吉思汗后裔中,最具实力的拔都不愿意推举脱列哥那的儿子贵由为下一任大汗。由于以拔都军的西征是窝阔台汗召开的大聚会上决定的,所以在窝阔台汗去世后,拔都挥师返回,以足疾为由留在了自己的根据地伏尔加河畔,拒绝参加大聚会。
  到1246年,没有拔都参加的大聚会勉强推举窝阔台之子贵由为新汗,贵由在继位二年后去世。因此由贵由的皇后斡兀立海迷失摄政。她决定拥立窝阔台生前最宠爱的孙子、贵由之侄失烈门,但是拔都另行召集了大聚会,提出要让拖雷的长子蒙哥继承汗位。出席拔都召集的大聚会的仅有术赤、拖雷两家的诸王,察合台、窝阔台两家诸王拒绝参加。结果拔都凭借其强大的军力,强行扶植了拖雷系的蒙哥(忽必烈的哥哥)为大汗。随后蒙哥立即对反对派进行了彻底的镇压,贵由的遗孀斡兀立海迷失被处刑,窝阔台系诸王被剥夺领地和军队,察合台的后继者也速蒙哥被杀,其领地也被交给了其侄儿合刺旭烈。

  诺夫哥罗德公国公爵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朝见拔都汗。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拒绝接受罗马教皇的自杀性的、与蒙古人血战到底的命令,而选择依附于蒙古人,这通常被认为是俄罗斯脱离欧洲,投向亚洲的转折点。亚历山大·涅夫斯基被拔都汗当作亲生儿子一般对待。1246年,金帐汗封他为基辅大公。俄罗斯与蒙古的结合,使俄罗斯从此对欧洲立于不败之地。2008年,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举行了一次“史上最伟大的俄罗斯人”的评选活动,结果涅夫斯基名列首位。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与金帐汗国第二代大汗萨尔塔克是结拜兄弟。
  公元12世纪末的鞑靼(塔塔尔)部,鞑靼最早的记载出现在突厥国时期的阙特勤碑,称为Otuz Tatar Bodun(鞑靼十三部) 和Tokuz Tatar (九部鞑靼),其位置在蒙古的中部,是指说蒙古语的众部族。鞑靼部是今天蒙古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今天俄罗斯鞑靼族的主要组成部分,与俄罗斯人有大规模的混血。这也是如今俄罗斯人与蒙古人血缘上的主要联系。
  “Ура!(乌拉!)”是俄语中一个表示欢呼的语气词,在极度激进的场合使用。在一些苏联卫国战争的影片中,当取得战斗胜利时或斯大林出现时,战士们发出惊天动地的“乌拉”声,这个词来自蒙古语。苏联学者瓦西里·扬在对蒙古人系列作品的描述中称,成吉思汗时代蒙古军队的前进口号的发音“Hurree”就是后世俄语“乌拉”的来源。美国着名民族史学家杰克·韦瑟福德教授指出“乌拉”一词是在13世纪由蒙古军队传播到欧亚很多地方的一个宣言词。

世界权威蒙古满洲学专家宫脇淳子:
  鞑靼(Tatar)这一名称是出自6世纪,指的是蒙古中部说蒙古语的诸多部族,这个词汇进入俄语后,被使用为复数形式Татары。在中国的正史《明史·外国传》里叙述了鞑靼的历史,以鞑靼即蒙古,为故元之后裔为开始。书写《明史》的满清,由于是从元朝后裔蒙古人那里继承正统的,因此没有必要像明朝那样把蒙古换为鞑靼,而且对于他们来说,具有相当正确的认识。
  18世纪以来,俄罗斯的历史被卡拉姆金那样的爱国主义国民学派历史学家完全改写了。在现在一般所说的俄罗斯历史中,以蒙古为首的游牧民对俄罗斯的影响,被极力澹化了。实际上,正是在蒙古的统治下,俄罗斯发展成为国家。
  成为俄罗斯这个名称语源的罗斯,原本是指称斯堪的纳维亚的诺曼人的词汇。9世纪,罗斯的留里克三兄弟应召请,统治了诺夫哥罗德和基辅,这就是罗斯的起源。
  蒙古军侵入之时,俄罗斯留里克家族的王公们进行了反复的抵抗,并与被蒙古统治的一些城市形成对立关系。俄罗斯的各个大公和各个城市,然后是俄罗斯的东正教会受到了蒙古人的完全统治。从此之后数百年间,蒙古人的统治被称作鞑靼的桎梏,宣传在东方野蛮人的压迫下,人人都很痛苦。一直到罗曼诺夫朝俄罗斯时代的19世纪。
  金帐汗国的汗进行了俄罗斯历史上的第一次户口调查。代表汗的、被称为达鲁花赤的官员驻在各地,征收贡税,监督驿站的驻屯军队。俄罗斯由此才开始形成统一的地域。
  留里克家族的诸大公竞相与成吉思汗家族的公主结成婚姻关系,作为汗的女婿,享受了特权。每当在公主之间起了纠纷的时候或俄罗斯各地方之间起了纠纷的时候,当事者就会携带着大量的贡品前往汗的斡尔朵,求得金帐汗的裁定。
  1237年,莫斯科在遭到蒙古军入侵时,莫斯科尚且是个不出名的小寨子。但后来,由它承办着金帐汗的征税事务,并由此而得以发展起来。1328年,莫斯科公伊凡一世被月即别汗授予了大公的爵位。1399年,莫斯科成为了拥有17个万户的大公国。
  另一方面,在金帐汗国的统治层中,从14世纪后半叶爆发了汗位之争。被人认为并非成吉思汗子孙的马麦掌握了金帐汗国的实权,接着他自己登上汗位。然而,属于术赤家族左翼的、被称作术赤的儿子脱哈帖木儿的后人脱脱迷失从东方进攻马麦,在迦勒迦河边击败马麦,成为了金帐汗国的汗。
  俄罗斯人趁此时机开始反抗蒙古,在俄罗斯历史上有名的库利科夫之战就是此前的1380年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顿斯科取得的对马麦的巨大胜利。可是,就在不久后的1382年,脱脱迷失就占领了莫斯科,德米特里大公逃离了莫斯科。库利科夫之战仅在俄罗斯东正教大主教所写的编年史中有记载,而在同时代各国间交往的外交文书中一点都没有言及。
  进入15世纪,在金帐汗国的大斡尔朵之外,以克里木(包括克里米亚半岛和乌克兰草原在内)、喀山及阿斯特拉罕等地为根据地的术赤后裔们进行着没完没了的对宗主权的内斗争夺。这期间,由于术赤的后裔们对莫斯科和波兰立陶宛的进攻,莫斯科大公们这次与作为和术赤后裔敌对的斡尔朵结为同盟。
  在俄罗斯历史的定论中,金帐汗国是于1502年被所谓的克里木鞑靼的明里克莱灭掉的。但事实上,这时是大帐的汗位从那玛罕家族向昆楚克(脱脱迷失)家族的转移。伊凡三世之孙伊凡四世(伊凡雷帝)利用1552年伏尔加河中游的喀山汗家族的内讧,进驻了喀山城并久居不撤。接着,于1556年使伏尔加河下游的阿斯特拉汗国灭亡。可是,莫斯科的目的是获得作为交易据点的阿斯特拉罕的镇子,因此,把汗的家族移往不花刺。另一方面,移到克里木的黄金斡尔朵于1571年对莫斯科进行进攻,并征收了贡税。从此以后,直到17世纪末彼得大帝时代,莫斯科一直必须给克里木汗国缴纳贡税。
  1575年,伊凡四世把西蒙别克布拉托维奇这个人物迎接到莫斯科,传给他沙皇的位置,自己则执臣事。翌年,重新接受让位,成了沙皇。这个西蒙别克布拉托维奇过去名叫赛因布拉特,是在卡西莫夫地方被授予了领地的、那玛罕家族最后的大汗的曾孙。通过这个手续,莫斯科大公成了蒙古的继承者之一,获得了术赤后裔们的支持。就伊凡四世自身来说,其父亲一方是德米特里顿斯科的嫡孙,在其母亲一方,则是蒙古人马麦的血统。马麦被称作白汗。莫斯科的沙皇也自称白汗,这个称呼来自方蒙古语察干汗。所以,俄罗斯帝国也是蒙古的继承者。
  伊凡四世死后不久,留里克家族的血统便断绝了。蒙古人出身的贵族鲍里斯格图诺夫成为了沙皇。1605年鲍里斯格图诺夫死后,1613年,米哈伊尔罗曼诺夫被选为沙皇,罗曼诺夫朝俄罗斯诞生了。到了米哈伊尔罗曼诺夫之孙彼得一世时代,渐渐开创了连接现在的、俄罗斯帝国的基础。
  俄罗斯正是因为其蒙古化,长期以来都被突厥视作同胞,这在《乌古斯汗传》中也有反映,而且马木留克突厥也把俄罗斯人看作同胞。
  而在欧亚的东部,达延汗直系后人察哈尔部首领林丹汗在1634年为远征西藏而向青海进军的途中,病死于大草滩(今甘肃武威草原)。其子额哲和他的母亲苏台太后一起投靠后金,并于1635年被安置于沉阳皇太极处。此时,额哲和苏台太后向汗皇太极献出往昔元朝呈帝的玉玺,皇太极将此举解释为成吉思汗所受天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于1636年在沉阳召集库里尔台大会,在大会上由满蒙代表们推举皇太极为首领,为继承大元之大统,建立满蒙共主之国,定新国号为“Daicing”(即蒙古语“战士”之意,后汉语音译为“代青”或“大清”),这就是清朝的建立。这些发生在建国之际的事情,决定了直到1912年灭亡持续了约270余年间清朝的性质。
  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额哲与皇太极的次女结了婚,被授予亲王爵位。清太宗皇帝皇太极的五位皇后都是蒙古人。满蒙联姻就这样一直延续到清末,整个清朝有一百多位满洲各个嫁到蒙古草原。1643年,太宗皇帝皇太极去世,由科尔沁蒙古人皇后所生的顺治帝继父位。1644年明朝灭亡,清朝从沉阳迁至北京,统治了中国。清世祖皇帝顺治帝于1661年24岁时夭折于天花病,他8岁的第三子康熙帝继位。康熙是在出身于科尔沁部的蒙古皇太后膝下长大。康熙对蒙古有特殊的感情,蒙古语也相当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为家族团结,我们已建立家族专用群:199839686
(铁改余宗亲网)

欢迎宗亲们加入QQ群参与讨论、认亲、联谊会等活动。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铁改余宗亲网 ( 蜀ICP备11025354号 )

GMT+8, 2020-7-7 02:00 , Processed in 0.16477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